雷锋状元红心水论坛

每年有30万名患者等待器官移植是他们在背后默默

发布时间:2019-08-25

  “我代表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也代表器官移植的老医生们,在医师节之日,向全体从事器官移植事业的医生、护士、协调员们致 以节日的问候,也对你们对推动国家的器官捐献移植事业的发展付出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教授讲到,“习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而对器官移植医生来讲,为人民群众提供高水平、高质量符合伦理的器官移植医疗服务就是所有器官移植医生的使命和奋斗目标。”

  黄洁夫指出,器官移植和其他高科技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是它是一种高新的科学技术,它需要很多学科的综合性发展,它应该说是临床医学的宝塔尖,但不同之处在于它和一般的高新技术不一样,它需要一个可供移植的器官,器官移植事业不但涉及医学领域,还涉及到我们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司法体系、宗教、文化,乃至于我们国家的人权事业,所以器官移植的发展表示了一个国家的临床医学的综合水平,也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的进步和文明。

  他还提到,我国现在肾移植医生大概有一两千名,能胜任肝移植的医生估计只有一两百个,从事心脏移植和肺移植的医生,那就更少得可怜了,就只有几十个人能做心脏移植和肺移植,跟老百姓的需要缺口还很大,医生人数还不够。

  黄洁夫理事长一直强调,在外界赋予他众多头衔和评价中,他首先是一名为人民服务的医生,而这也是他数十年来所坚守的初心。

  朱志军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主任,8月17日这天,他进行了一台亲属之间的活体肝脏移植手术。因为迟迟等不到肝源,一位母亲将自己的左半叶肝脏捐给了自己的孩子,活体之间的移植会更加复杂,它的吻合涉及到血管胆道等问题,对医生的技术要求非常高。

  “可能别的医生是从早忙到晚,但我们移植医生是从晚忙到早,对每一位病人都是终身随访”,朱志军主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自豪与从容。由于器官保存时间短、来源的不定性,移植医生常常都是“临危受命”,手术时长大约在八个小时左右甚至更长,同科室的医护人员说朱志军主任很多年不吃午饭了,身体都练出来了。

  当那些曾经接受过手术的孩子,现在健康的长大了并来看望他时,朱志军主任说:那种心情是无法言喻的,那是一种医生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每一位医生的工作量都特别大,他们肩负着别人的生死甚至是无数个人的希望, 常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他们用最大的善意面对每一位患者,真诚而热烈。

  迄今为止,虽然我国已实现包括心、肺、肝、肾、眼角膜等一些器官的移植,但整体还是方兴未艾,尤其是心脏移植、心肺移植、肺移植,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做。

  “要培养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心脏外科医生,我觉得至少得十年左右的时间,尤其是能做心脏移植的医生,他的培养周期可能就更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血管外科肖苍松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心脏移植的医生,你必须对常规的心脏手术做的非常熟练,有丰富的经验,才能够有可能去做心脏移植”。

  现在,我国每年约有30万名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我国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却十分稀缺,每一位移植医生都肩负着重任,任重而道远。

  “我记得我儿子刚刚三岁的时候,到了晚上九点,他就说爸爸你怎么还不走,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我一到那个时间就去病房。”肖苍松主任说。

  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的巨大发展离不开每一位移植医生和相关医护人员的辛勤付出,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他们的工作仍需要社会公众更多的了解和理解。

  公众可能对心脏移植手术的了解大多来自电视剧,但真正的心脏移植手术远不止于电视上那么简单。

  “做一次移植手术,我们需要提前一天赶过去做供体的评估,进行器官维护,第二天开始获取供体,供体获取后迅速通过各种交通工具运送到受体的医院,医院已经进行了先期的手术准备,供体达到后即刻进行移植,这套完整的程序一点都不能出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吴扬说。

  “移植手术完成后对病人的看护非常重要,我们不敢离开病房,同时要有高效的团队进行配合,因为移植病人的病情变化的非常快,有时候也不稳定,排异反映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甚至需要二次手术,这个工作强度是非常大的”。

  “我国进入器官捐献时代后,不光是心脏11132香港赛马会。其他器官的移植数量都在不断增长,这一切也感谢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黄洁夫部长对器官捐献事业发展的推动”,吴扬副主任说。

  正是有这么一群有爱心、有信心、有责任心的移植医生;正是有这样一支技术过硬、和时间赛跑的移植团队;正是他们舍弃自己的健康,舍弃自己的家庭,舍弃自己的幸福,全力以赴抢救病人,才成就了一个又一个医学神话。

  感谢每一位支持器官移植与捐献事业的宣传者、志愿者、医护人员等,我们相信,未来我国器官移植事业一定会蓬勃发展,为更多患者带来福音!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器官捐献一念生一生缘』,来源: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